• <th id="9kti4"></th>

          <button id="9kti4"><acronym id="9kti4"><input id="9kti4"></input></acronym></button>
          1. <dd id="9kti4"></dd>
            <span id="9kti4"></span>
            <th id="9kti4"></th>

            1. <button id="9kti4"></button>

              <th id="9kti4"></th>
              • ·公司新聞
              • ·行業動態
               當前位置:首頁>>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超級細菌
              作者:泰德?萍   來源:本站原創  時間:2010/12/07  


                      由病菌引發的疾病曾經不再是人類的致命威脅,每一種傳染病用抗生素治療都能取得很好的療效,但這是抗生素被濫用之前的事情了。每年全世界有50%的抗生素被濫用,而我國這一比例甚至接近80%。正是由于藥物的濫用,使病菌迅速適應了抗生素的環境,各種超級病菌相繼誕生。過去一個病人用幾十單位的青霉素就能活命,而相同病情,現在幾百萬單位的青霉素也沒有效果。由于耐藥菌引起的感染,抗生素無法控制,最終導致病人死亡。在上世紀60年代,全世界每年死于感染性疾病的人數約為700萬,而這一數字到了本世紀初上升到2000萬。死于敗血癥的人數上升了89%,大部分人死于超級病菌帶來的用藥困難。
                   人們致力尋求一種戰勝超級病菌的新藥物,但一直沒有奏效。不僅如此,隨著全世界對抗生素濫用逐漸達成共識,抗生素的地位和作用受到懷疑的同時,也遭到了嚴格的管理。在病菌蔓延的同時,抗生素的研究和發展卻漸漸停滯下來。失去抗生素這個曾經有力的武器,人們開始從過去簡陋的治病方式重新尋找對抗疾病靈感。找到一種健康和自然的療法,用人類自身免疫來抵御超級病菌的進攻,成為許多人對疾病的新共識。
              超級病菌的發現
                斯湯頓河高中(Staunton River School)的一面黑板上寫著“懷念阿斯頓”的字樣。阿斯頓是一名17歲的學生,他感染了一種被稱為“超級病菌”的MRSA細菌而死。MRSA傳染正在美國蔓延,它每年造成9萬人嚴重感染,因此致死的人數甚至超過艾滋病。

                弗吉尼亞州貝德福德縣校區主管比利維斯決定關閉該縣的全部21所學校。2007年10月16日,斯湯頓河高中的學生把他帶到自己的學校,要他親眼看看這學校滋生了多少細菌。當地人心惶惶,許多人在工作中途溜回家,用消毒藥水噴涂墻壁,打掃房間以消滅細菌。同一天,美國發出了MRSA蔓延警示。密西西比、北卡羅來那、弗羅里達、加利福尼亞等五六個州已經同時發現了感染MRSA病菌的學生和運動員。
                      顯微鏡下的“超級病菌”NDM-1波士頓大學的留學生張蕾在麻省的政府網站上看到了警示:這種病菌會通過皮膚和器物接觸感染。三年半前剛從北京到美國波士頓上學,張蕾對當年SARS造成的恐慌印象深刻。但這一次周圍的人很讓她意外。沒有人搶購超市里的手套和殺菌水,連洗手液一天也賣不了幾瓶。橄欖球隊員照樣帶著傷口到處跑,照樣跟女孩子接吻,一切都很平靜。人們對張蕾提的問題感到奇怪。MRSA?那是專家們干的工作。感染的人也多數在醫院里面。鄰居老太悠閑地澆著花,隨口說道:“聽說染上MRSA的危險性比肥胖的危險性還要小得多!

                詹姆斯•沃勒考特卻不這樣認為。他大部份時間只能躺在沙發上,連跟孩子們玩都有困難。當他晚上躺在床上睡覺需要移動他的左腿時,他必須用手抬,有時就直接用右腿推。這一切始于兩年前,他因為膝蓋脫臼來醫院作手術,但MRSA卻通過術后留在膝蓋中的鈦釘侵入了他身體,壞死的肌肉幾乎讓他癱瘓。在美國,像沃勒考特這樣在住院時遭遇MRSA的每年有近10萬人。

                MRSA是一種耐藥性細菌,耐甲氧西林金黃葡萄球菌(Methi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的縮寫。 1961年,MRSA在英國被首次發現,它的致病機理與普通金黃葡萄球菌沒什么兩樣,但危險的是,它對多數抗生素不起反應,感染體弱的人后會造成致命炎癥。

                在醫院里,“骯臟的白大褂”臭名昭著,F在金黃葡萄球菌是醫院內感染的主要病原菌,人們從外面帶來各種各樣的球菌,這些病菌附著在醫生和護士們的白大褂上,跟著四處巡視,有時掉在手術器械上,有時直接掉在病人身上。在醫院內感染MRSA的幾率是在院外感染的170萬倍。最令醫生們頭痛的是,由于MRSA對大多數的抗生素具抵抗力,患者治愈所需的時間會無限拉長,最終轉為肺炎而死。很幸運,至今這種多重耐藥性的超級病菌仍然只在醫院里傳播!捌胀ㄈ酥恢繫RSA是醫院里的大麻煩,但他們不知道,所有接觸到MRSA的專業人士都很害怕,因為要對付它,我們根本沒有藥可以用!泵绹部刂行牡囊粋職員說,“萬一它走出了醫院該怎么辦?”

                位于亞特蘭大的美國“疾病控制中心”(CDC)監視著病菌世界的一舉一動。它是病菌世界的“影子內閣”,在各地布置了數不清的耳目。雖然CDC的特工們基本上不會戴酷酷的“黑超”,但007的把戲一樣不會少——探聽情報用的熒光基因測試劑、電泳儀和顯微鏡,“殺菌滅口”用的各類抗生素樣樣具備。龐大的間諜網布置在美國聯邦的各州各縣,監視著各個大學、社區、醫院和實驗室。病菌世界的新式武器一旦出爐,它的作戰計劃馬上就會被敬業的情報網絡呈送到CDC高層的手上。

                1976年7月,美國CDC一夜成名。一批在費城飯店聚會的退伍老兵突然陸續出現高燒、咳嗽、渾身乏力等類似肺炎的癥狀。這種未知疾病造成34人死亡,并隨著老兵們的散會蔓延到全國。這事登上了媒體的頭版,各地人心惶惶,很快白宮和國會就坐不住了?偨y親自下令,授權CDC全程負責,動員全聯邦的各級衛生機構來監控疫情發展。來自各地的各種情報和分析,如雪片般飛至疾病控制中心,那架勢真有點全民皆兵的味道。最終,這個“軍團病”的菌株被CDC成功分離出來,更有效的抗生素被用來對付這種疾病。這種抗生素就是著名的紅霉素。從那以后,紅霉素被一直當作治療細菌感染的強力武器。

                然而,1992年春天,CDC收到情報:紅霉素遇到了強大的敵軍。在威斯康辛州的鄉下,一個名叫NAC-A的土著社區小型診所看病的患者中發現了有20人患了同樣的疾。合仁瞧つw出現面皰和癤瘡,很快在咽部旁出現膿瘍,流出膿液的肌肉迅速壞死,接著出現肺炎癥狀,生命垂危。疫情很快蔓延到周邊的24個社區,零星的病例一直到1999年仍有發作。疾控中心的醫生們發現,用紅霉素治療對這種病菌無效。這一年,CDC對全國發出預警:一個可怕殺手終于成功越獄,潛伏到普通人群中了。

                這是MRSA的孿生兄弟——社區獲得型MRSA(CA-MRSA)的杰作。它的來源至今仍是個謎,研究者發現CA-MRSA有與醫院里的MRSA不同的遺傳背景,它會感染短期與醫院沒有接觸的健康人群。與醫院里的MRSA不同,CA-MRSA不具備多重耐藥性,通常只對一兩種抗生素耐藥,并且多數可以用萬古霉素殺滅。1997年,在紐約發現了CA-MRSA的另一個變種,這種菌株帶有一種被稱為PVL基因編碼的強烈毒素。這是一種縮氨酸,由氨基酸形成的化合物,這種縮氨酸會造成稱為中性粒細胞的免疫細胞爆炸,毀滅對抗感染的主要防御力量,24小時之內迅速破壞肺臟使人死亡。類似的變種出現了17個。它們的出現意味著MRSA家族開始走出醫院,大開殺戒。監獄、體育館等地方成為CA-MRSA感染的新根據地,病菌迅速在英、美兩國蔓延,并有向世界性流行發展的趨勢。

              超級病菌在中國
                我國MRSA感染的比率也在上升,20世紀70年代,在上海醫院檢測到的MRSA感染只占金黃色葡萄球菌感染的5%,1994~1996年上升到50%~77.9%,2001年這一數字已經達到80%~90%。盡管致命性的CA-MRSA變種并未在國內出現,但出現的MRSA病例已對青霉素類、紅霉素、頭孢菌素類等抗生素多重耐藥。

                憑著“對抗生素免疫”這件刀槍不入的盔甲,MRSA迅速超過乙肝和艾滋病,躍居世界三大最難解決感染性疾患的首位。到底是什么導致這種超級病菌對抗生素免疫呢?

              人體里的戰爭
                在極端情況下,醫院里到處都是抗生素。尤其危險的是集中看護室中的兒童們,他們傷口尚未愈合,免疫系統尚未恢復,正處在衰弱時期,無助地躺在強大的抗生素繭殼中?股剡M入體內,協助白細胞來抵御病菌的侵入。青霉素會干擾細菌成長過程,使細胞壁變得虛弱,無法阻擋水分,使細胞吸水膨脹,爆裂而死;其他一些抗生素干擾細菌細胞內部或表面酶的功能;有的抗生素以非常不同的方式來工作——例如攻擊細菌的單染色體,干擾它的DNA,這會擾亂它的再生能力,阻止它在人體中橫沖直撞。無論是人類免疫系統,還是抗生素,要完全取得戰斗的勝利,都必須用充足的劑量(或白細胞)來掃除所有感染的細菌。

                然而細菌們想出了一個巧妙的絕招來經受抗生素的攻擊——它們進行一種“鄰里互助”。細菌在體內有微小的形成物,它們同樣由DNA組成,里面可能含有抵抗基因片段。細菌的繁殖通過基因交換進行。聰明的細菌會淤積在對某種抗生素不敏感的菌種上,通過這種胞質素的交換獲得反抗抗生素的必要武器;魜y病菌就是通過這種手段,從大腸桿菌身上中獲得了四環素的抗藥性。

                MRSA也做到了這點。有一種叫脫脂物質脂質的東西把細菌分成兩個社會。這個東西在細胞壁中的含量決定了細菌能否被苯胺顏料著色。能被染色的被稱為革蘭陽性細菌,另一種被稱為革蘭陰性細菌。MRSA屬于其中的革蘭陽性細菌。起初,青霉素對革蘭陰性細菌并不起作用,而少量MRSA菌株迅速獲得了革蘭陰性細菌的抗青霉素基因。而青霉素的廣泛濫用,使人體環境對所有細菌變得惡劣。這給那些僅存的耐藥細菌造成了巨大的進化壓力,迫使它們調整所有的基因程式再生繁殖,最終MRSA這個原本稀少的品種變成了物競天擇后活下來的優勢品種。

                起初,盤尼西林幾乎能百分之百地摧毀葡萄球菌,30年之后那個數字已降到10%。1960年代大部分醫生在二甲氧西林的幫助下放棄了盤尼西林。新藥摧毀了耐青霉素葡萄球菌的抵抗,這個戰果僅僅維持了幾年,MRSA再次戰勝了二甲氧西林。更復雜的抗生素出現了,但MRSA不斷地獲得更強大的抗性,F在,只有一種藥物萬古霉素能夠摧毀MRSA。這最后的希望恐怕也會落空,一種腸球菌對萬古霉素也產生了抗體。而在醫院里,這種腸球菌和MRSA經常是寄生在病人傷口繃帶上的鄰居,我們有理由擔心腸球菌會無私地將這件武器轉交給MRSA。

                與“超級病菌”的超級感染做斗爭的代價像火箭發射一樣猛升。病人住院時間的拖長和更昂貴抗生素的使用,每年要增添300億美元的支出。從盤尼西林過渡到二甲氧西林一項就使基本醫療費增加了十倍。更昂貴更復雜的抗生素用于治療,導致了“超級病菌”們更大的抗藥性。在《不死的細菌》一書中,作家馬克•拉普描述了抗生素的發明被濫用所產生的后果。

              超級病菌的歷史
                1920年,醫院感染的主要病原菌是鏈球菌。

                1960年,產生了耐甲氧西林的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MRSA取代鏈球菌成為醫院感染的主要菌種。耐青霉素的肺炎鏈球菌同時出現。

                1990年,耐萬古霉素的腸球菌、耐鏈霉素的“食肉鏈球菌”被發現。

                2000年至今,出現綠膿桿菌,對氨芐西林、阿莫西林、西力欣等8種抗生素的耐藥性達100%;肺炎克雷伯氏菌,對西力欣、復達欣等16種高檔抗生素的耐藥性高達52%-100%。

              抗生素的歷史
                1877年,Pasteur和Joubert首先認識到微生物產品有可能成為治療藥物,他們發表了實驗觀察,即普通的微生物能抑制尿中炭疽桿菌的生長。

                

              1928弗萊明爵士發現了能殺死致命的細菌的青霉菌青霉素治愈了梅毒和淋病,而且在當時沒有任何明顯的副作用。

                1936年,磺胺的臨床應用開創了現代抗微生物化療的新紀元。

                1944年在新澤西大學分離出來第二種抗生素鏈霉素,它有效治愈了另一種可怕的傳染。航Y核。

                1947年出現氯霉素,它主要針對痢疾、炭疽病菌,治療輕度感染。

                1948年四環素出現,這是最早的“廣譜”抗生素。在當時看來,它能夠在還未確診的情況下有效地使用。今天四環素基本上只被用于家畜飼養。

                1956年禮來公司發明了萬古霉素,被稱為抗生素的最后武器。因為它對G+細菌細胞壁、細胞膜和RNA有三重殺菌機制,不易誘導細菌對其產生耐藥。

                1980年代喹諾酮類藥物出現。和其他抗菌藥不同,它們破壞細菌染色體,不受基因交換耐藥性的影響。

                1992年,這類藥物中的一個變體因為造成肝腎功能紊亂被美國取締,但在發展中國家仍有使用。

              禍首
                上世紀40年代,青霉素開始被廣泛為抗生素,此后,細菌就開始對抗生素產生抗藥性,這也迫使醫學研究者研發出許多新的抗生素。但是抗生素的濫用和誤用,也導致了許多藥物無法治療的“超級感染”,如抗藥性金黃葡萄球菌感染等。

                醫學研究者指出,在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國,抗生素通常不需要處方就可以輕易買到,這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普通民眾濫用、誤用抗生素。而當地的醫生在治療病人時就不得不使用藥效更強的抗生素,這再度導致了病菌產生更強的抗藥性。

              應對
                英國衛生部宣布,英國已經開始討論研制新抗生素的辦法,但是科學家警告說,可能10年內都不會出現有對NDM-1有效的新的抗生素出現。

                科學家指出,要阻止NDM-1的傳播,必須盡快識別NDM-1的感染病例并將任何感染者隔離起來。其他的感染控制措施,例如對醫院設備進行消毒、醫生和護士用抗菌香皂洗手等,也能阻止NDM-1的傳播。

                加拿大卡爾加里大學學者皮陶特呼吁,要求那些曾在印度的醫院中接受過治療的外國人在返回本國后先去醫院進行篩查。英國健康保護署專家利弗莫爾則呼吁所有醫院的病人、拜客和醫務人員都勤洗手,以防止NDM-1的傳播。

              最近發現
              不怕所有抗生素
                英印研究者發現,這種可能源于印巴地區的“超級病菌”能讓病菌變得無比強大,抵御幾乎所有抗生素

                抗生素是人類抵御細菌感染類疾病的主要武器。但是,最近,這種武器遭到巨大挑戰。醫學權威雜志《柳葉刀》2010年8月11日刊登的一篇論文警告說,研究者已經發現一種“超級病菌”,它可以讓致病細菌變得無比強大,抵御幾乎所有抗生素。目前,這種“超級病菌”已經從南亞傳入英國,并很可能向全球蔓

              延。

              一種超強的酶
                這項研究由英國卡迪夫大學、英國健康保護署和印度馬德拉斯大學的醫學研究者聯合進行。研究人員稱,他們在一些赴印度接受過外科手術的病人身上找到一種特殊的細菌,這種細菌含有一種酶,它能存在于大腸桿菌等不同細菌DNA結構的一個線粒體上,并讓這些細菌變得威力巨大,對幾乎所有的抗生素都具備抵御能力。

                2009年,卡迪夫大學的研究者蒂莫西·沃爾什首次在一名瑞典病人感染的大腸桿菌和肺炎桿菌中確認了這種酶的存在,并將之命名為NDM-1。

              已有致死病例
                研究者發現,2009年英國就已經出現了NDM-1感染病例的增加,其中包括一些致死病例。參與這項研究的英國健康保護署專家大衛·利弗莫爾表示,大部分的NDM-1感染都與曾前往印度等南亞國家旅行或接受當地治療的人有關。

                而研究者在英國研究的37個病人中,至少有17人曾在過去1年中前往過印度或巴基斯坦,他們中至少有14人曾在這兩個國家接受過治療,包括腎臟移植手術、骨髓移植手術、透析、生產、燒傷治療或整容手術等。不過,英國也有10例感染出現在完全沒有接受過任何海外治療的病人身上。

                目前的研究發現,攜帶NDM-1的大腸桿菌感染,會導致許多病人出現尿路感染和血液中毒。一部分感染者病情較為緩和,但也有一些人較為嚴重。在已發現的NDM-1細菌感染病例中,至少有一例已經對所有已知的抗生素具有抗藥性。

                

              版權所有:泰德?萍 地址:河南省鄭州市高新區瑞達路96號    聯系電話:0371-65785555                                        傳真:0371-65785959  手機:13303862668    網站建設:必信網絡  
              郵箱:tidybio2008@163.com   在線客服QQ:點擊這里發消息 點擊這里發消息 點擊這里發消息 點擊這里發消息 點擊這里發消息

              人妻共享互换 特级毛片a级毛片免费观看| 韩国一级片| 亚洲AV欧美AV片| 狠狠五月深爱婷婷网| 疼死了大粗了放不进去视频| 日本爽快片100色毛片| 久久亚洲精品中文字幕一区| 思思RE热免费精品视频66| 暖暖视频免费播放中文字幕| 男人和女人做爽爽视频| 女人本色视频|